受洗见证 – 回家

我的见证,总结起来就两个字 — 回家。  在读大学的时候,因为对哲学西方历史的爱好,我开始接触福音。 但一直到出国前,我都是一个无神论者。

从小我的父母非常用力地激励我学习,如中国千万家长一样希望我能离开出生的小城市,考取名校,获得高学历,在大城市找到体面而高收入的工作。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我拼命努力,过程也非常的辛苦。中国人特别的多,其中不乏聪明的人,勤奋的人,不遵守游戏规则往上面爬的人,竞争极其激烈、残酷。 职业的瓶颈,一场失败的恋爱,让我彻底崩溃,我决定出国。我向主许愿,如果我能出国读博士,就信主。

一到约克我就找到了团契,弟兄姐妹对我都很好。决志信主后我很顺利地学习圣经知识,参加小组讨论,在教堂服侍主。科研学习工作上面,也出奇地顺利,导师对我非常友善,专业进步很大。我和神个关系进入一年的蜜月期。  翻看那时日记,有这么一句话:   我是一个走失的羔羊,终于有一天听见主的呼喊,回到家里。 漂泊的心有了归宿,喜乐地和弟兄姐妹一起在主的家里成长。

两个月前,Micheal开始安排一些受洗的准备。当我就这么打算轻松喜乐地拉着神的手时,陪伴我成长,影响我人格塑造的最亲的人突然去世了;恋慕姐妹也明确的拒绝我; 我一直引以为傲的科研开始出现瓶颈。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周之内。  躺在卧室的地上,几天不吃不喝,我质问神,你在哪儿? 我做错什么,为什么命运如此对我!  没有回音。 

最绝望的日子里,弟兄们的陪伴,姐妹们帮我做饭。我想起 約翰一書4:12 “从来没有人见过神;如果我们彼此相爱,神就住在我们里面,他的爱也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。” 一番风暴,信仰的船剧烈摇晃,我趴在甲板上呕吐不止。慢慢地,我开始能理解,神也有恩典,也有历练,信仰的路并非一路平安。

现在风暴过去,我又站起,发现仍然在主的家里。我决定按时受洗,和主在一起,做讨主喜悦的人。 按照圣经的教导生活,做主的见证。

二零一六年十二月   英国约克